S.N.葛印卡先生

背景

S.N. Goenka
SN葛印卡(Satya Narayan Goenka)是當代俗家身分首要的內觀靜坐老師。

雖然祖籍源自印度,不過葛印卡先生卻是在緬甸出生和成長。在緬甸生活時,他幸運的能與烏巴慶長者相遇而向他學習內觀技巧。接受烏巴慶長者長達十四年的指導後,葛印卡老師於196​​9年移居印度並開始傳授內觀。在當時的印度仍然有嚴重階級及宗教分岐,但葛印卡老師的課程很快地吸引了數以千計的社會各個角落的人士。除此之外,很多來自世界各地不同國家的人士也前來參加此內觀靜坐課程。

在將近45年的時間內,葛印卡先生和他所指定的老師在印度及其他東、西方國家的課程中指導了上百千的學生。今天,在亞洲、歐洲、美洲國家、非洲和大洋洲由葛印卡老師領導之下所成立的靜坐中心都在辦課程。

葛印卡老師所傳授之技巧,追源自兩千五百年前的佛陀時代。佛陀從不教導宗教派系,他教導正法-解脫之道- 是普遍性的。葛印卡老師依照同樣的傳統,他所教導的方法絕無宗派之分。也因此,他的教導深深地吸引來自世界各個角落,所有背景,每種宗教,或無宗教信仰的人士。

在他的一生中,葛印卡先生被頒發許多獎項和榮譽,包括在2012年由印度總統頒發著名的帕德瑪獎。這獎項是印度政府頒發給平民的最高獎項。

SN葛印卡在2013年9月,享壽89歲時,嚥下他最後一口氣。他留下超越不朽的遺產:內觀技巧,世界各地的人們可以比以往更廣泛地得到它。


聯合國世界和平高峰會

2000年夏天,內觀導師葛印卡先生前往美國訪問期間,與其他世界精神領袖一起參與紐約聯合國總部「千禧年世界和平高峰會」,並發表演說。

葛印卡老師在世界和平高峰會上發表演說

比爾‧賀根斯報導
日期:2000年8月29日
S. N. Goenka at U.N.
照片由 Beliefnet, Inc.提供

紐約報導:內觀導師葛印卡先生今天對出席聯合國大會廳「千禧年世界和平高峰會」的與會代表發表演說 。這是全球首次破天荒宗教與精神領袖在聯合國集會。

葛印卡先生在以「轉化衝突」為題的會議上發表演說,內容多集中在宗教和諧、包容與和平共存等主題。

葛印卡先生說:「與其讓有宗教信仰的人們改變宗教信仰」,「不如致力讓人們從痛苦轉變成快樂、從束縛轉變成解脫,以及從殘酷轉化為慈悲。」

葛印卡先生於高峰會下午的會議,向大約兩千名與會代表與觀察員發表演說。葛印卡先生在國際新聞網(CNN)創辦人泰德‧特納(Ted Turner)致詞後,接著在會上發表演說。特納先生是高峰會經費贊助人之一。

為與高峰會的尋求世界和平主題一致,葛印卡先生在演說中強調,除非個人內心安詳,否則世界和平難以實現。「當人們心懷憤怒與瞋恨,世界就不會和平。只有當人們內心充滿愛與慈悲,世界和平才會觸手可及。」

高峰會的重要層面之一,是致力減少宗教派系衝突以及緩和緊張關係。針對這方面,葛印卡先生說:「當內心生起憤怒與瞋恨,不管是基督徒、印度教徒或回教徒,都會痛苦不堪。」

在如雷的掌聲中,葛印卡先生接著說:「心地純淨、懷著愛與慈悲的人,內在體驗的是天堂。這是自然法則,或可稱之為神的意旨(God's will)。」

面對與會的世界各大宗教領袖,他恰如其分地說:「讓我們專注在所有宗教的共性上、所有宗教的精髓核心上,也就是純淨的心。我們應著重在宗教的這個層面,避免各類宗教儀式、儀軌、節慶與教條等表徵所引發的紛爭。」

葛印卡先生為演說總結時,引用了阿育王在石柱上銘刻的法敕:『人們不應該只尊崇自己的宗教,而譴責其他宗教。反之,基於各種原因,人們應該尊重其他的宗教。因爲只有這樣,才能幫助自己的宗教信仰成長,同時對他人的宗教伸出援手。否則,只是在葬送自己的宗教,同時也傷害其他的宗教。出於對自己宗教的虔誠,某些只尊敬自己的宗教卻譴責其他宗教的人會這麽想:「我要讚揚我的宗教」;然而他的行爲卻嚴重地傷害了自己的宗教。和睦是好的。讓我們聆聽,也樂於聆聽其他宗教的教導。』

聯合國秘書長科菲‧安南(Kofi Annan)將高峰會譽為「全球傑出宗教暨精神領袖聚首一堂,一致呼籲和平,時值新千禧年之際,將有助增強和平前景。」

應邀參加聯合國首次和平高峰會的精神領袖包括:印度教納拉亞那賢者運動(Swami Narayana Movement)布拉姆克賢者(Pramukh Swami);Dayananda Saraswati賢者;Agniwesh賢者;印度興都教聖者Mata Amritanandamayi Devi和印度宗教領袖法司Dada Wasvani;以及著名學者卡蘭辛格博士(Dr Karan Singh)與辛赫維博士(L. M. Singhvi)。

談及與會者的宗教與文化的多樣性,安南指出:「聯合國有如一面織錦,從西裝到印度傳統服飾,更有神職人員的羅馬領、修女的會衣,以及喇嘛的僧袍;還有主教法冠、穆斯林小圓帽和禮拜用的圓頂小帽。

儘管安南多次被問及西藏領袖缺席的事,但他仍設法將問題引導回高峰會的目標上。安南指出,高峰會「旨在恢復宗教作為調解人與和事佬的正當角色。衝突決不在於聖經、猶太妥拉律法書或可蘭經。事實上,問題根本不在信仰本身,而是在於信眾以及彼此之間如何相待。您們必須再次教導信眾和平與包容之道。

聯合國秘書長希望,由於全球有83%的人口信奉正規宗教或精神信仰體系,那麼宗教領袖便可影響信眾趣向和平。

聯合國對高峰會的期望,根據一份文件的用詞所述,便是讓世界社群趨向「體認本身的精神(心的)潛能,並意識到我們有能力杜絕最慘絕人寰的暴行;戰爭,以及戰爭的根源;貧窮。現在時機成熟,世界精神領袖要與聯合國更緊密合作,設法解決人類的迫切需求。」

高峰會將於8月31日星期四結束,屆時與會代表將簽署一份「世界和平宣言」,並成立「國際宗教暨精神領袖諮詢委員會」與聯合國及聯合國秘書長合作,為調解糾紛與維護世界和平作出努力。

世界和平高峰會秘書長巴瓦金(Bawa Jain)指出:「國際宗教暨精神領袖諮詢委員會的目標,是要促進並加強聯合國的工作」。「我們殷切盼望在衝突發生之際,世界偉大的宗教與精神領袖能前赴這些熱點地區,尋求以非暴力手段解決紛爭。」



聯合國大會演説

以下是2000年8月29日葛印卡先生於聯合國大會廳擧辦的千禧年世界和平高峰會議,對與會人士的演説全文。

普世的精神和平 葛印卡先生 主講

日期:2000年8月29日

當黑暗時,就需要光明。當今,由於暴力衝突,戰爭以及流血事件引起極大痛苦,這個世界迫切需要和平與和諧。對宗教與精神領袖們來説,這是一項巨大的挑戰。我們得接受這項挑戰。

每個宗教都具有外在的形式表象以及內在的本質核心。外在形象包括儀式、禮儀、慶典、信仰、神話與教條。這些依各宗教而異。但所有的宗教都有一個共同的内在核心;就是道德與善行的普遍性教誨、富有紀律與充滿愛、慈悲、善意與寬容的純淨心靈。這是精神領袖們應該著重的共同的特性,這也是宗教信徒們所應實踐的。如果正確地著重在所有宗教的本質上,並給予各宗教外在層面更多的寬容,那麽衝突將能減至最低。

所有的人必須能夠自由地信奉和遵循自己的信仰。如此一來,人們必須要謹慎不要忽略宗教本質的實踐,不要以自己的宗教信仰妨礙他人,更不應譴責或貶低他人的信仰。

鑑於信仰的多樣性,我們如何能超越分歧並達成一個和平的具體計劃呢?佛陀,這位覺悟者經常接觸不同觀點的人們。佛陀會對他們說:「讓我們放下歧見。讓我們將注意力放在我們認同的事物上,並將之實踐。爲什麽要爭吵呢?」這智慧的忠告至今仍保存了它的價值。

我來自一個擁有許多不同哲學與精神流派長達數千年之久的古老國度。儘管有發生個別暴力實案,我的國家一直是一個人民和平共處的典範。大約在2300年前,這個國家是由阿育王所統治的,他的帝國從現今的阿富汗延伸至孟加拉國。縱觀他的領土,這位慈悲的統治者將法敕刻在石碑上,宣告所有的信仰應該受到尊重;結果是,所有精神傳承的追隨者在他的統治下皆感到安心。他要求大家過道德的生活、尊重父母及長輩,並且不殺生。他給予國民的告誡,仍然適合時宜。

人們不應該只尊崇自己的宗教,而譴責其他宗教。反之,基於各種原因,人們應該尊重其他的宗教。因爲只有這樣,才能幫助自己的宗教信仰成長,同時對他人的宗教伸出援手。否則,只是在葬送自己的宗教,同時也傷害其他的宗教。出於對自己宗教的虔誠,某些只尊敬自己的宗教卻譴責其他宗教的人會這麽想:「我要讚揚我的宗教」;然而他的行爲卻嚴重地傷害了自己的宗教。和睦是好的。讓我們聆聽,也樂於聆聽其他宗教的教導。(法敕刻文12)

阿育王代表了寬容共存與和平交融的輝煌傳統,而這傳統仍被現代的政府與統治者們所效法。高貴的君主阿曼(Oman)就是其中一例,他虔誠勤奮地修持自己的宗教,同時更捐贈了土地給其他宗教建造教堂與廟宇。我確信,這些慈悲的統治者與政府,未來將在世界各地陸續地出現。正如有句諺語:「有福的和平締造者,足以稱為神的兒子。」

顯然地,信奉暴力者根本上所傷害的是自己的朋友和親屬。由於缺乏寬容,他們直接或間接地透過自己的行爲來引發暴力。另一方面,有句諺語:「有福的人是寬容的,他們必蒙厚愛。」這是自然的法則,也等同於神的旨意或方式。佛陀說:「仇恨不能止息仇恨,唯有慈愛能止息仇恨。這是不變的法則[精神法則]。」在印度,所謂的正法(Dhamma)與印度教、佛教、耆那教、基督教、伊斯蘭教、猶太教、錫克教或任何「教義論點(ism)」無關 。正是這簡單的真理:經由負面的心理情緒,在你傷害他人之前,你必然先傷害自己;透過負面情緒的消除,能獲得内心的和諧並增進世界和平。

平靜和諧的心達致世界和平

每一種宗教都足以呼籲自己的信徒,要過著道德與倫理的生活,要達到掌控內心和培養純淨的心。有個傳統告訴我們:「要愛你的鄰居(Love thy neighbor)」;另有一則是「願安詳與你同在(Salaam walekum)」;另有一句「願一切衆生快樂(Bhavatu sabbamangalam or Sarve bhavantu sukhinah )」。無論是聖經、可蘭經或梵歌,經文皆呼籲要安詳與和諧。從瑪哈維拉(Mahavir)到耶稣基督(Jesus),所有偉大的宗教創始人都是寬容與和諧的典範。然而,我們的社會卻往往受到宗教和教派衝突,甚至戰爭的影響;因爲我們只重視宗教的外在層面而忽略了實質精神,導致内心缺乏愛與慈悲。

除非内心能獲得安詳,否則世界和平無法實現。焦躁不安與安詳和諧無法共存。要獲得内心安詳的一個方法就是內觀(毗婆奢那 Vipassana),這是非宗派、科學的,以成果導向來自我觀察與了解實相的方法。修持這個方法,能在經驗上體驗身心是如何相互影響。 每次當負面情緒自心中產生,比如仇恨;身體上便會升起不愉悅的感受。而内心產生無私的愛、慈悲與善意時,整個身體就滿溢著愉悅的感受。修持内觀也體驗到,心的作用引導著身體和言語上的行為,從而决定了行爲的好壞。心是最重要的,這也就是爲什麽我們要找到實際可行的方法來使内心安詳與純淨。這樣的方法可以強化這次世界和平高峰會議中發起的聯合宣言的效應。

古老的印度留給世界兩種實踐方法。一種是體能鍛鍊的瑜伽體位法(Asanas) 以及調息法 (Pranayama) 來保持身體健康;另一種則是内觀,心的訓練以保持心的健康。任何宗教信仰的人都可以學習並實踐這兩種方法。同時,人們仍可安詳與和諧地遵循自己的宗教信仰,完全不需要改變,改變信仰往往是產生緊張與衝突的主要因素。

社會要和平,須要更多和諧的社會群體。身為領導者,我們有責任以身作則,起著勵志的作用。有位聖賢曾這麽說: 「要平衡他人不平靜的心,須有一顆平衡和諧的心」。

更廣泛地說,一個和平的社會,將會以一種和平的方式融入自然環境中。我們都懂得要保護環境就要停止污染。妨礙我們理解的是那些累積在心中的雜染,如愚癡、殘暴或是貪婪。去除這些心中的雑染便能促進人類和平,這也是人類社會與自然環境之間的一種平衡健康關係。這就是宗教如何促進環境保護的原因。

非暴力:宗教的基本定義

宗教之間必然存在著差異。然而,透過這次世界和平高峰會議,所有宗教的領導人都展現出希望為世界和平努力。就讓世界和平成爲「普遍性宗教(universal religion)」的首則。讓我們一起宣告,我們不應殺害生命,我們譴責暴力。我也期盼政治領導人加入這次宣告,在決定是否和平還是戰爭上他們扮演著重要角色。不論政治領導人是否加入我們的行列,至少此時此刻讓我們宣誓:不縱容暴力和殺戮,我們宣告我們絕對地譴責這些行為,尤其是以宗教為名所犯下的暴力行爲。

有些精神領袖曾經以卓見與勇氣,來譴責那些以自己宗教之名犯下暴行的人。在尋求寬恕或懺悔過去暴力和殺戮的行爲上,或許有著不同的哲學和神學觀點;但縱觀過去所犯下的暴行,顯然這是錯誤的,未來也是無法被寬恕和認可。

在聯合國的支持下,讓我們規畫一個宗教與精神上標榜非暴力的定義,並且拒絕暴力或殺害。再也沒有比人類無法將宗教與和平劃上等號更為不幸的了。這次的高峰會可提議「普遍性宗教」或「非宗派精神」的理念,以取得聯合國的認可支持。

我相信這次的高峰會,會有助於全世界關注宗教的真正目的:

宗教讓我們沒有距離; 宗教倡導和平與心的淨化。

我祝賀主辦單位,由於他們的遠見和努力舉辦了這次具有歷史性的高峰會議。同時祝賀宗教與精神的領袖們,具備如此的成熟度,為了和諧所作的努力,並帶給人類一個宗教和精神上修持能引領一個和平未來的希望。

願一切眾生沒有敵對享有快樂。

願和平與和諧盛行。